子柯

无数爱豆无数偶像的柯蓝 张继科的小迷妹~

从此以后(4 正文)

,(莫名想写些狗血的【滑倒】那个…人设是不是有点ooc了啊..有点崩。)


    从此以后我会记得人海尽头, 那个你我曾经爱过。


     “张继科!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马龙解开粉色围裙的带子,用高八度的声音喊张继科起床。几分钟后,张继科仍没反应。马龙继续喊:“再不起床煎蛋就没了哦~”“啪!”马龙微微一笑,这招骗起床的方法屡试不爽,然而张继科每次起床都没有煎蛋可吃,却还是次次中招。


    张继科趿拉着拖鞋揉着一头鸡窝下了楼,双眼发亮,牙也没刷脸也没洗的就往饭厅冲。“龙仔!煎蛋在哪!我要煎蛋!”马龙夹菜的手顿了顿。他多久没叫过他龙仔了?真是久到他都不习惯这个称呼了。“没有煎蛋。喏,牛奶在那,喝去。”马龙对桌上的一杯牛奶努努嘴。张继科哀怨的看他一眼,把牛奶端起来嫌弃的瞥了几眼,勉强喝了几口。“喂?龙仔?今天好歹是我生日啊,你就不能给我做个煎蛋嘛。”张继科说到最后,还掺了点撒娇的语气。马龙顿觉浑身发热,不自在的咳了咳,舀起一口粥放进嘴里,“你不是不喜欢过生日吗?晚上再给你做,家里没鸡蛋了。”张继科一下脸色变臭,恨恨的喝了一口牛奶,用力的咬了一口三明治,像是在跟谁作对。


    吃完早餐,张继科竟然还想回房里睡回笼觉,被马龙喝住:“张继科你下来!给我去刷牙洗脸换衣服!”张继科被吓住了。


    张继科换完了衣服,像是要炫耀什么似的站到马龙面前。灰色修身西装,扣了中间的两颗扣子,同色修身西裤,一双擦得发亮的黑色皮鞋,更衬得他身材笔直修长。马龙把张继科从头到脚扫描了一遍,严肃的点点头说:“你知道吗,其实你穿粉色比较好看的。”张继科疑惑的看他几眼,说:“你不觉得粉色很骚气吗?”“……你那是直男审美。”张继科翻个白眼,去落地镜面前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盛世美颜,又喷了点发胶,用梳子抹了抹。


    “你真心可以考虑一下我的建议——穿那件粉色西装!”“……滚。”


    “生日快乐!”张继科一进酒吧,漫天的彩带“噗”的一声在张继科面前绽开,面前就是许昕方博和小胖他们。“……马龙,这是不是你搞的。”张继科表情冷冽,回过头来问他。马龙正挑着眉满脸玩味的看着他们,突然被张继科质问,还未回神:“啊?啊??才不是我,我没有那个闲心。”张继科一脸黑人问号。


    小胖把马龙拉到一边,小声问:“龙哥,继科哥是不是不喜欢过生日啊?”马龙说:“你觉得呢?”小胖的表情变得扭曲,四周观望了一下,声音更小了:“等会儿回去送你个钢铁侠!”“你继科哥哥的女朋友知道吧?”“知道知道,那个安心姐姐嘛。”“嗯对,就是那个。她是在你继科哥哥生日前一天走的。”小胖绝望的“嗷”了一声:“我竟然忘了这个!啊!”“是你策划的吧。”“……你怎么知道的?!”马龙轻笑了一声,不答话。小胖瞪他一眼,把他撂到一边去,紧赶慢赶的回去讨好他继科哥哥。小胖好说歹说,张继科终于答应跟他们玩一天,仅此一天,明年不准在给他办生日趴了。


    那天他们从早上疯到深夜,连最拘谨的马龙都和他们一起疯了很久。


    夜深了。张继科他们一个个都醉得倒在酒吧里起不来,唯一还清醒的马龙把他们一个个抬到休息室里,让张继科躺在吧台里,他一个人推开门,在酒吧外吹冷风。他看着天上挂着的那轮圆月,又看了看安睡的张继科,在心里默念。


    但愿长醉不复醒。

    

从此以后(3 正文)

    刚下完一场淅沥小雨的墓园清新而又干净,空气中还飘着栀子花的香味,张继科眼睛里带着笑,捧着一捧栀子花,站在安心的墓碑前,身后跟着穿着衬衫和黑色大衣表情严肃的马龙。


    “阿心,我来看你了。”张继科放下手中的栀子花,对着墓碑上的黑白照不自觉的掠起嘴角,却没注意到马龙眼里溢出的那丝痛楚,霎时间又被隐藏在眼角边。


    我说你只是梦无疾而终,说你只能在记忆中。


    马龙看着张继科蹲在墓碑前跟安心说了大半天话,心中只觉烦躁,翻了翻白眼,手往张继科眼前晃了晃,说道:“喂?喂?张继科,说够了没?你不觉得说这么多安心会烦吗?”张继科瞬间停了嘴,起身,对马龙说:“我们走吧,让她休息会儿。”


    回到酒吧,张继科推开吧台的门,独自调了一杯他最爱的蓝色玛姬,再加上红酒,插上吸管,一杯天蓝里透着深红的蓝色玛姬就调好了。“哟,张继科你不错啊,看来看我调了十几年的酒,调酒技能也升高了啊,多看几十年啊。”马龙端着那杯蓝色玛姬对张继科调侃着。“呵呵。”张继科不屑的哼了一句,“就算没看你的老子自己也会。”“哟。”马龙的眉往上挑了挑,“蛮厉害的啊小伙。”“那是。”张继科得意的语气一如当初他跟马龙说安心喜欢他的时候的语气一模一样,那稍翘的尾音充满了得意,脸上还带着笑,像是在跟小伙伴炫耀手中有几颗糖。


    “如果安心在的话,她看到你这样子也会很开心的吧。”马龙说。张继科搅着酒的手停了几秒,刚才的得意早就消失殆尽,残留的是痛苦。


    气氛忽然安静下来,马龙耳边只有张继科搅着酒的声音和酒吧里放的安静缓和的轻音乐,酒吧里原本是透着风的,这却让马龙有点呼吸不畅,有点喘不过气。


    那话没有半点其他的意思,一顺口就从嘴里溜了出来,马龙也是一点防备都没有。


    马龙什么都不希望,只希望他能回头,看看他。


    这样就好了。

从此以后(2 正文)


    愿你我都能好过。


    马龙擦着杯子,看着躺在吧台上喝醉了酒面色潮红的张继科想起了那年他和张继科的相遇。


    他十五岁时,学习不好又不喜欢读书,他爸恨铁不成钢,干脆让他去他哥的酒吧里学调酒。一天午后,在调酒时遇见了当时正打了架满身是伤的张继科。马龙见他对鸡尾酒甚是兴趣,给他调了一杯蓝色玛姬,马龙还记得那杯酒调好后他眼里是满目的蓝。


    当时他问张继科说为什么不去上学,从学校逃了学来酒吧的张继科晃着那杯蓝色玛姬冷冷的回答,不想上了。


    马龙挑眉,见着张继科那冷漠的样子便也再不问其他。


    直到他遇见张继科后的第二个月,安心出现,张继科的人生彻底颠覆。被安心逼着复习逼着背题逼着看书,把一个被老师断言连三本都考不上的张继科活生生逼到了211。然后,张继科毕业后回了家乡做了初中老师。


    然后就有了后来的那些事。


    10年末,安心跟张继科提出分手;


    12年末,安心因淋巴癌去世,与张继科阴阳两隔;


    14年初,张继科辞了初中老师的工作,游遍了整个欧洲和东南亚,那是他和安心约定好要去的地方。


    15年初,马龙看着张继科从世界各地寄回来的照片,心里酸涩的不行,因为啊,他喜欢那么久的男生可就是不喜欢他,他知道他们性别相同一点都不适合,但是他就是爱他,没有理由的爱他。


    

从此以后(1 正文)


    从此以后,不再由我陪你走到最后,松开手我真的不难过。


    如果没有安心,张继科估计还是如十八岁一般的颓废样子,不读书,整天就是混酒吧。


    张继科忘不了安心在那年的教室里一脸凶狠的往他头上敲的情景,忘不了他握住她手她红着脸抽出手的样子,更忘不了她离开他时决绝的背影。


    “张继科,都几年了。到底忘了没。”


    “没忘。”


    “唉。”马龙发出了无奈的叹息。“希望你爱的人能在天上过得好吧。”“她肯定过得好的,他是那么善良的女孩啊。”张继科没注意马龙正在倒酒的手停顿了一下,好看的眼睛里深邃无光。


    张继科,你只是想着安心,从头到尾,都没想过我吗。


    你真的不知道我……喜欢了你多少年吗?


    十六年啊。




寒假特辑(昕博)

昕博…凑合着看吧…手残的写了民国风 那些历史也是百度查的…【作死】


    你活了。


    我死了。


    大雪纷飞。


    奈何人世几多愁。


    那时白衣翩翩少年雪地舞剑,未知刺穿另一少年心。


    许昕出生在一名门世家,上辈的祖先传下一祖训,许家子孙不得入官场做官,只可在故乡读书识字,也可拜师学武,就是不得考取功名进入朝廷。违祖训者,由族内德高望重的老人写下逐书,逐出家族,终生不得回族,死后牌位也不得供在许氏祠堂。这祖训直至许昕出生那年,才逐渐褪去。


    许昕出生的年代,正值民国盛世,许昕的父母在上海滩中心地区花钱买了一间门面,开了一个绸缎铺子,卖些绫罗锦缎,以此谋生。


    方博是在许昕十四岁那年来到许家的。方博四岁时父亲去世,有一个嗜赌成性的哥哥,嫂子一向看他不顺眼,总是叫他做这做那,在丈夫欠下巨额赌债后,怂恿丈夫把弟弟卖到好人家做仆人,弄个好价钱,用来还赌债。那时方博才十二岁,哥哥嫂子把他卖到许家大宅,许昕的大爷爷看这孩子生得乖巧可爱,脑子又灵活、聪明,念着在外谋生的许昕一家,索性把方博带去许昕家里,服侍他一家。


    许昕大方博两岁,总是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着方博,和方博形影不离,带着他练剑练武读书识字,吃饭时也抛开主仆的身份,让方博一起上桌吃饭。方博时常被吓得紧张兮兮,吃饭时拿筷子的手都在抖。


    就这么寡淡地过了一年。隔年,日寇入侵上海、天津等地,联手法国创造出租界,法国人碍于许家大爷爷的身份没有将许氏家族赶出租界,许昕父母的锦缎铺子边的那些个店子,店主如果没有什么高高在上的身份,一律赶出租界,一生不得再入租界。


    上海租界渐渐没有了价格亲民的店子,变成了装修华丽的商场。


    许昕也失去了那些曾经玩得很好却很穷的小伙伴,变得只有方博一个同伴,如此孤独,何人能懂得。


    


    


    


    


  

寒假特辑(龙獒)

成绩出来了…语文跟数学的差别真心好大…数学作业…真…多…啊…更个文冷静一下【笑哭】


    “她把关于她的记忆扔到了我的脑子里。”


   “不给我的记忆留余地。”   


    安心死于那个清冷的夜晚,不知何因而死。没人跟张继科提起过,也无人问过。 


    或许让那个原因随风飘散也好。 


    15年的七夕,张继科孤身一人去了安心的墓。那天下着细细小小的雨,张继科打着黑雨伞穿着一身黑,,捧了一把安心生前最喜欢的白玫瑰放在她墓碑前,嘴角掠起不自觉的笑。 


    生活仍旧继续。 


    过了几天,张继科仍旧什么事都不干,就是待在酒吧,抽着一成不变的万宝路,看着马龙调着各色各样五花八门的酒,随手拿起一杯,灌到喉咙里。马龙斜瞟他一眼,低下头继续擦杯子,边擦边说“你喝的那杯应该是所有的水果味rio和伏特加还有洋酒再加上啤酒混合而成的。所以…度数很高。别那么灌,能灌死人我跟你说。” “不在意。能喝就行。” 


    马龙翻了个白眼,把擦好的杯子放到柜台上,把张继科那杯五光十色的酒倒进垃圾桶,拿出两个高脚杯,说:“天天喝那酒也不怕胃废了?你等着我啊,我去拿红酒,八二年的。比你年纪还大。”张继科挑了个眉,挽起修身白衬衫的袖子,一下跃过吧台,坐到里面那个软软的椅子里,两根手指捏着杯子中间,眉眼间尽是慵懒。马龙抬头看他一眼,从吧台下的柜子里小心翼翼拿出一瓶已经开了的红酒,一边倒一边说:“这可是波尔多产的!我爸前几年去法国出差给我带回来的,就带了四瓶,现在可就剩这瓶了,你可省着点喝。”“好好好。”


    虽说那瓶红酒醇香口感又柔顺细致,但一旦落到了张继科这种不会品尝的人的嘴里,那瓶典藏了三十几年的红酒就这么变成了典藏了没几年的普通红酒,没几下就被消灭光光。张继科也酩酊大醉了。


    “看来这种红酒你品不得……”马龙心疼的摸着那瓶红酒,摇摇头对躺在椅子里打起了鼾的张继科说,“你这酒品……训练了十几年了怎么还是逆天的差……”




    我发现我怎么这么喜欢大半夜的发文…真是一只任性的大煦子【无奈脸】

元旦特辑(龙獒)

来了……一天两篇……我脑细胞已经濒临崩溃……文【滑稽】PS:我这是冰火两重天的节奏……【滑稽】


    炎热的夏天,张继科戴着墨镜穿着风骚的荧光绿泳裤,在三亚的浅海里摆着pose,脸上带着无比自信的微笑。


    然而,对面的马龙嫌弃的瞥了他一眼,转头和许昕背着手回了酒店。


    张继科的笑容定格在了脸上,一阵海风吹了过来,张继科一瞬间感觉冷飕飕的,浑身颤了一下子。


    “诶……我怎么感觉有点冷……”


    回到酒店,张继科控诉了马龙和许昕大半天,他们两个嘴里喝着可乐,一边刷微博一边听着张继科絮絮叨叨,一边听还一边点头。


    终于,一个小时后,马龙许昕听腻了张继科只有几句话的控诉,无非就是——“你们竟然抛下我自己回来!”“我要跟你们友尽!”“我要回去!我要投入肖爸爸的怀抱!”


    也终于,马龙爆发了“你***的,你控诉就控诉,就那么几句话,听你控诉的时间我**一场球都打完了!”吼完后,马龙呼出一口气,继续刷博。


    张继科在床上眨了眨好看的眼睛,一脸懵逼。


    深夜。张继科窝在被窝里,一脸气愤,索性拉开被子,下了床,迈着小碎步,来到马龙床前。悉悉索索的声音把许昕吵醒,迷蒙的醒来,看见张继科来到马龙的床前,正想起来,却看见……


    张继科低下头,亲了马龙一口。


(我在写什么…为什么我感觉我还是适合虐文…我是谁…我在哪里…原谅我…甜文风…我不太…hold得住…看不下去的烦请移步隔壁的我的昕博虐文and龙獒【凑表脸】)


    


    

元旦特辑(差点忘了的元旦特辑……)

先写昕博,等会儿续写之前的龙獒。(獒龙)


    2022年的日本冬奥,许昕被教练毙掉,让继科马龙方博去了。


    许昕似乎也知道为什么教练把他毙掉,然后让小胖替代了他。


    许昕对方博死缠烂打。好几次的比赛都被许昕拉了比分,一瞬间掉到第四名。差点没把教练气死。


    许昕那段时间根本没心思专注打球,似乎内心想的只有方博。连最爱的乒乓球都撇弃一旁,天天没心思练球,整天就是看着手机,等不到方博的信息就蔫蔫的,等方博发了微信发了短信他才会有个人样子。


    然而方博不以为然。


    他认为这并没有什么。


    方博仍旧骄傲放纵,许昕曾经是多高傲的男生啊,现在为了方博卑微到了骨子里去了。


    许昕都讨厌这个许昕。


    许昕原本是完全不碰烟酒的人,自从方博去了日本东奥,不知因何故,就沾染上了烟瘾。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方博在许昕的生活中什么都没留下,只是在他心上镌刻了一座高楼,却把许昕刺得鲜血淋漓,只留给许昕四分之一的余地。


    方博虽是一颗毒,许昕却宁愿含下那颗毒药毒发身亡。


    许昕从不擅长煽情这种套路,他觉得爱情只要纯粹才好。许昕追求平淡的生活,方博却追求激情的生活。


    时间还是快的。


    一瞬间时针转了十年。


    许昕方博都已退役已久,也早在2024年就有了各自的生活,表面看起来互不干扰,实则还是藕断丝连。


    时间就是一杯沙漏,在安静的氛围下随着时针滴滴答答的声音一滴一滴一滴一滴坠下另一个世界。然后时间风化了一切,然后时间变成一杯硫酸,所有你珍惜的东西与人,都会一点一点的被抛弃、腐蚀,然后不再是你认识的、喜欢的那个人、那个东西。


    尽管这个世界让你出现在这个世界是别有深意。


    因为你总会经历某些事情。


    你还是得一步一步走。


    直至走到生命尽头。


圣诞节快乐(圣诞节特辑)

圣诞节特辑…原谅我晚发了


    张继科那段不为人知的过去只有马龙熟记于心。


    张继科十八岁那年年轻气盛,处于叛逆期阶段,争强好胜,什么事都想争第一,不似如今这样沉稳内敛。马龙记得,那年有个女孩闯进了张继科的人生,她叫安心。马龙也记得,张继科说过,安心在,我整个人都安心了。十八岁的张继科彻底迷上了安心,高考那段时间被安心逼着复习,考上了重本大学,四年读完找工作也格外顺利。


    可是就在他们即将订婚之际,安心突然来找他说要分手,原因是她爱上别人了。


    张继科那时甚至想过死。如果不是马龙拼命拦着,可能现在早就没有张继科了。


    张继科二十五岁那年,安心死了。淋巴癌。张继科找到她主治医生问的时候,他说,她的病已经三年了,三年前正好是安心跟他说分手的那年。



    马龙在吧台里回忆完这件事,张继科抽着根万宝路遥望远方,眼睛里闪闪的。





对不起 我很晚才发了 今天有些事情让我心情很不好 等跨年再给你们把昕博龙獒一起补回来 对不起了

    

平安夜(平安夜特辑)

今天的平安夜特辑【摊手】今天如果时间足够的话再码昕博 明天还有一个圣诞节特辑 快说我帅快说我帅 顺便说一句 阿科在这篇是普通的不良少年 不是同人不是同人不是同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无奈】


    平安夜和圣诞节,是一众小情侣的虐狗日。街上什么地方都摆着棵圣诞树或是个胡子白花花的圣诞老人。


    这年圣诞节前夕的平安夜,许多商场文具店便利店早早的挂上了圣诞老人摆上了圣诞树,还可以听见关于圣诞节的歌。张继科去哪都能听见铃儿响叮当的声音,听得他心烦气躁,索性进了某个灯红酒绿的酒吧。酒吧里昏昏暗暗,没有了铃儿响叮当欢快的节奏,而是冷寂的金属音乐,张继科觉得听起来心里舒畅多了,顺势从兜里掏出了一盒万宝路,抽出一根,点上火,那动作极其魅惑。


    张继科的万宝路抽到一半,看见了对面调酒的马龙,他把一杯由鸡尾酒和白兰地混合成的酒做了一番装饰,推到了张继科面前“最近事事不顺心啊张继科,整天泡吧。我好好的平安夜被你搞毁了啊。”张继科面前烟雾缭绕,听到这番话,掐掉了还剩半根的烟,接过那杯酒,一饮而尽。“马龙你最近也很浪啊何必说我。”“你第一天认识我?”张继科弹掉吧台上的烟灰,叫马龙拿了瓶度数高到爆的洋酒,用嘴磕掉瓶盖子,一鼓作气地灌进胃里,那辣嗓子的洋酒被张继科一下子灌了大半瓶,只剩下寥寥无几的液体在瓶子里晃动。“我都认识你十几年了。你不会算数?”“……你这爱怼人的毛病没改啊……”“十几年的毛病了,改不了了。”


    灯红酒绿的酒吧里,吧台的地方,马龙安静地擦着杯子,张继科又抽了一根万宝路,马龙瞥了他一眼说:“什么时候染烟瘾的啊。”“她走那年。”“哦。你想她吗?”“……”


    沉默了好一阵,张继科才回了话“也许吧。但是回头想想,似乎也没什么好想的,她那么狠心的抛弃了我啊。”


    忽闪的灯光下,马龙的眼眸深邃而又看不透。


    张继科用两根手指夹着烟,不断地吐出烟雾,飘在吧台上空,渐渐散了,只成为了空气中的一缕灰。


    也许空气能净化,净化不了的是人心啊。


欧欧欧欧……终于补完了我的平安夜特辑 时间来不及还得补作业 说好的昕博就…等跨年我给你们补一篇昕博哈……明天还有一篇圣诞节特辑哟 有昕博的 在这里大煦子祝你们圣诞节快乐早日脱单~

   by.柯煦子